新闻

满帮上市 全明星投资基金挺进“双百亿俱乐部”

2021年6月23日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胡群/文 6月22日,被称为“货运版滴滴”的满帮集团(NYSE:YMM)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冲破240亿美元,成为超级独角兽。这也让满帮前三大机构投资方之一(软银22.2%,红杉中国7.2%,全明星投资基金4.9%)的全明星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及其创始人季卫东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全明星通过投资科技冠军,进入到私募机构顶级的“双百亿俱乐部”:作为境外美元基金,按人民币结算,其总投资额超过100亿人民币、总投资收益超过100亿人民币。

成立刚七年的全明星投资基金在投资圈外较为低调,但已投资的小米、陆金所、和满帮等均已上市,此外他们还投资了滴滴、商汤科技、途家(中国版的Airbnb)、哈啰出行、天鹅到家(原58家政)、Fiture(中国智能健身服务领袖)、丰巢、和东南亚最大的独角兽Grab,这两年已迎来十多个IPO,进入丰收期。在满帮集团上市前夕,全明星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季卫东接受了经济观察网的专访。

 

“双百亿俱乐部”添新成员

作为摩根士丹利前董事总经理及“网络女皇”玛丽.米克的高足,全明星投资基金今天的收获与季卫东独特的投资理念分不开——重仓新经济冠军,投资幸福生活,他将全明星定位为投资行业的“米其林”,专注于服务全球各行业领袖。

 

“在中国私募投资行业,核心玩家的门槛是‘双百亿’——即累计投资超过100亿人民币等量的资金,回报超过100亿人民币。”季卫东指出,这一方面需要有可复制的投资体系,不是仅凭一、两次运气,另一方面要有独特的投资理念,可以带来超额回报。

 

与软银、红杉等多年的老牌基金不同,全明星能在短短七年里逾越这一标杆,殊为不易,也与季卫东华尔街顶级分析师的经历密不可分。

 

在华尔街期间,季卫东层参与阿里、腾讯等众多知名新经济企业的上市,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亚洲软件与服务业第一的选股专家;他与“网络女皇”玛丽·米克合作的《中国互联网报告》曾让中国网络股一夜飙升了10亿美金(当时腾讯市值仅10亿美元,而阿里彼时还未上市)。

 

2013年,季卫东辞去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的职位,和摩根的同事创立了全明星投资基金,聚焦于投资科技冠军,至今硕果累累,晋升“双百亿俱乐部”,并且其二级市场的对冲基金在彭博社追踪的一万多家全球基金中业绩排名前3%,回报是重要股指(如标普500和MSCI中国指数)的2-3倍,成为业内佼佼者。

 

用心呵护新经济“国宝”

“在中国作为价值投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价值体系——一要找到有独特价值的商业模式,二要找到有美好价值观的企业家。而这样的顶级企业家是‘国宝’,他们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肩负一般人不愿承担的风险,为我们创造更幸福美好的生活。”季卫东称。

 

据全明星投资基金估算,在中国科技和互联网业,大约每4万家创业公司,只有一家才能熬到成功上市,而上市企业中,仅三分之一能长期维持在IPO发行价之上,两者相合,“成功率”不到十万分之一,如同中彩票一样困难。

 

“如果你告诉任何人,他有十万分之一的成功创业机会,但必须每天醒着就要工作,并要放弃大部分的周末和假期,与亲人聚少离多,忍受严酷的竞争和损害健康的风险,请问多少人愿意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呢?”季卫东指出,创业者(entrepreneur)英文的原意是承担风险的人,特别值得尊重。投资人对他们要少一份苛责,多一份爱护;而爱护的方式有多种,有时是聆听,有时是援助,有时是分享,而更多时候则是信任和宽容。

季卫东将投资人和企业家的关系,比喻成乘客和司机的关系——乘客要找好司机,司机也要找好乘客,“最好的司机,可以让乘客在车上欣赏风景或安然休息,把他们愉快而又平安地送达目的地;另一方面,创业者驾驶车辆时,找到好乘客至关重要,如果乘客不停指挥司机,忽左忽右,还要闯红灯,甚至要夺方向盘,那么这一路一定风险重重,这也是不少创业企业失败的重要原因。”

季卫东坦言,满帮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不少挑战,尤其是在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阶段;哪怕在最困难的时候,全明星依然坚持对创业者、企业家的尊重和爱护,最终成为合并双方都认可的投资人,被评价为“特别讲义气的投资人”。受益于共同的信任,全明星最近又投资了原货车帮核心团队创建的新企业Fiture,在智能健身业的新赛道上继续陪伴,一起成长。

 

“新经济的投资人要选择赛道:规模大、增长快的行业、赛车:独特而难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和赛车手:有美好价值观的顶级企业家,其中最难量化、最难寻觅的是顶级企业家,他们如奥运冠军一样稀有,是‘国宝’,有了他们的付出和担当,我们的明天才会更美好。”季卫东说道。

 

重仓创新中国、幸福中国

作为一只年轻的基金,何以在短短七年内挺进“双百亿俱乐部”?季卫东的答案是,一切都源于“中国奇迹”,源于全明星投资基金重仓创新中国、幸福中国。

 

30年前,季卫东离开上海赴哈佛求学,这30年来,中国的GDP增长了惊人的47倍!30年前,中国仅贡献全球经济的1.6%,而今已占到17%;按1990年人均GDP来估算,香港大约是内地的43倍,美国则是75倍,日本更是达到了惊人的80倍,这种巨大的、指数级的财富差距,造成当年大量优秀年轻人出国打工留学。而过去30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36倍,中国的世界影响力和民族荣誉感大幅提升。

 

“全明星未来将继续重仓中国。”季卫东表示,首先,世界上很少有国家或地区像中国这样拥有大规模的人才库。现在每年,中国有八、九百万大学毕业生,相当于整个香港人口,也超过大学毕业生人数排名第2-5名的四个国家的总和,而中国每年毕业的理工科大学生则是美国的八倍。得人才者得天下,得人才者得未来。

 

其次,中国有世界上几乎转动得最快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全世界70%的高铁在中国,中国的高速公路里程排名第一、超过排名2-5名四个国家的总和,这些都大大提升了人流和物流的效率;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加速了货币流通,2020年,银行加上第三方移动支付的总量是GDP的7至8倍;中国还拥有世界上速度最快的5G网络和最庞大的网民数量,这些高速的网络汇聚成巨大飞轮,推动中国向前奔驰。

 

第三,未来的国际竞争主要是增量竞争,不是存量竞争,而科技创新是经济增量的最大推动力——中美已成了世界上两个创新的超级大国,全世界市值前十大的科技巨头一半在中国,一半在美国;全世界40%多的独角兽来自中国,与美国相当。在过去五年里,中国产生的大型独角兽企业更是美国的三倍,这些独角兽正是全明星重仓“创新中国”的核心标的。

 

第四,中国的人口红利得天独厚,为创业提供了广阔空间。譬如,如果把中国前十大城市视为一个经济体,它在世界上按经济体量可以排第5位;另外中国有188个超过300万人口的大型城市,多于亚洲其它国家总和的五倍,这些人口中心为未来独角兽的闪电式扩张提供了契机。

 

季卫东认为,投资就是要在不确定当中寻找确定性,时代会变化,科技会更新,但大家对幸福的追求却永不会停止,这是最大的确定性;因此重仓中国,不仅要关注投资回报率(Return on Investment),也要重视幸福回报率(Return on Happiness),“幸福观”是全明星的投资核心——如果一家企业能让人更幸福,正如小米和满帮一样,那么这家企业就有蓬勃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