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全明星观点:时代需要坚韧不拔的创业者

2021年8月4日

一个人的成功,不在乎他的智商,甚至也不在于他的情商,而是在于坚毅力(Grit)。坚毅力,简单而言,就是聚焦于充满热爱的事业,并且坚韧不拔;坚毅力是核心竞争力、是竞争优势,个人如此、企业如此、国家也更是如此。

南非的第一位黑人总统、被称为"南非之父"的曼德拉,在狱中不到5平方米的牢房里度过了惊人的27年!而他最喜欢的诗歌叫"不可征服(Invictus)":

 

"无论将要承受怎样的惩罚,无论命运之门多么狭窄,我是我命运的主宰,我是我灵魂的统帅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太多时候,我们抱怨不利的环境、抱怨机会的不公,但忘了只有坚韧不拔、对热爱的事业永不放弃,才能逆天改命。

 

当前,我们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在企业层面,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已经结束,现在是存量的竞争;市场份额向行业巨头集中;监管日趋严峻,甚至某些行业(如P2P和互联网教育)有团灭的危险。在个人层面,“内卷”已成了高频词语,互联网和科技创新在创造财富和工作机会的同时,也加速了贫富差距的扩大。在投资层面,过去20年投资回报最好的都是些平台化的机会,无论是BAT(百度、阿里、和腾讯),还是近年来的TMD(头条、美团和滴滴),都为投资人创造了优越的回报;而现在平台化的投资机会越来越少,并且由于充沛的流动性和过剩的资金,优质项目的价格越来越昂贵,某些新零售项目,其单店估值已经到了几千万、甚至上亿人民币的水平,在机会减少和项目昂贵的双重“死亡交叉”下,未来风险投资(VC)和私募股权(PE)的整体投资回报率会显著下降。

 

仰望星辰大海,我们需要扪心自问:面对挑战,我们是不是对自己太过放松、为自己找太多的借口? 在舒适的生活里,我们是否放弃了梦想和热爱?在挫折和困难面前,我们有没有坚韧不拔、永不言弃?

 

篮球之神乔丹曾经说过:“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经投失过9000多个球,输过300场比赛,26次在最后一投的时刻,辜负了队友的信任。我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却从未放弃,而这就是我成功的原因。”

要在中国要获得成功,可能比任何国家都难,一是因为竞争常白热化,二是因为极高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各类黑天鹅事件)。而顶级企业家是国宝,是投资者和消费者抵御风险的最重要的杠杆——譬如中国互联网行业,大约每4万家创业公司才能出现一家上市企业,即便上市之后,仅有三分之一的上市企业能保持在发行价以上,两者叠加,成功的概率不到十万分之一。这些顶级企业家的成功,除了他们有改变世界的愿景和一流的管理能力外,很大程度在于他们的坚毅力。

一位企业家朋友和我分享了他去北极跑马拉松的故事:北极多冰川,又没有路灯,滑入冰川后可能就再也上不来了,所以要跑得极其小心。平时马拉松跑3-4个小时,去北极跑马拉松平均要8个多小时,北极极寒的天气,需要他们一手捂着口,有时还要一手捂着裆,路上也没有什么休息的地方,当跑到一半的时候,前面看不到头、只有黑暗,后面也回不去,绝望到连死的心都有。但是他坚持下来了,成为中国少数在南北极都完成马拉松的企业家—— 这就是坚毅力;另外一个企业家朋友,在创业的十多年来,没有一个春节是在家里和家人度过的,当普天同庆、家庭欢聚的时候,却是他工作最忙碌的时候,这种付出,背后也是坚毅力。在十字路口,多数人会选择那条容易的道路,而那些成为冠军的企业家,却选择了那条难走的路,面对困难砥砺前行,为了热爱坚韧不拔。

 

顶级企业家和顶级运动员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他们不仅对理想充满热情、高度聚焦,而且有极强的耐受力。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的创始人瑞·达利欧,曾经历了被公司解雇、创业破产,最终成为亿万富翁和投资界大佬,他指出“拥抱痛苦是成功的捷径”;曾国藩,不啻是中国近代史的缔造者,作为一个完全没有军事经验的书生,面临多次军事挫败,三次企图自杀,他的名言是“打破牙齿和血吞”,最终建立了清代当时最有战斗力的湘军,中国一半以上的省领导(当时叫总督和巡抚),都是他的学生和部下,他的创业理念和坚韧精神影响了后代诸多领导人,包括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甚至毛泽东。忍受压力、管理痛苦的能力是核心竞争力,也是最终获得冠军的必要条件。

 

当我们仰望星辰大海,千万不要忘了幸福的另外一面是坚韧不拔,你所坚持的不可随意否定,你所爱的不要轻易放弃,无论是事业、无论是生活、还是爱情。“经营之圣”稻盛和夫说过,“真正塑造人格的,是挫折与苦难”。种种试炼是上帝赐给我们化妆的祝福,是人生中锻炼我们坚毅力的最好礼物。

 

(作者:全明星基金创始合伙人季卫东)